倾本家人

什么是存在?
总需要重新审视的
那种东西。

毕业了
本来是想表白的
打通了电话后聊了点事
我和他不读同一所学校
于是我说:
那我们是不是再也见不了面了?
当时我已经决定下一句就表白了

结果他说:
不啊,以后我们可以周末一起约着玩

我说我约你一个男生你怎么可能来

他说:
你约我我一定来

mmp还表个屁啊怂了!!!!!

樱狼世界第一好吃不接受反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们怎么这—————————么好!!!

后视偏差

我喜欢痛苦的男人
你说了三次“我很痛苦”
于是我便爱上了你

截了一个有趣的参与数🐔

物理考爆了(要被打)
果然我和我未来的男朋友(卧槽真的很羞耻啊)都不是年级第一

神一样的男人
物理满分的男人
总分居然比我差
我???(心里超平衡)

科拟小脑洞(2)

我真的还没有死,我只是沉迷学习

这次月考要和我同学(未来的男朋友)争年级第一啦所以上网什么的emmmm

(趁着年级前四十不参考赶紧操作一波)

年级前四十被学校拉着保送去了,我因为一些原因退掉了那个班,后来才知道我同学(未来的男朋友)也是进了又退,所以现在年级上大概就是我们两个争第一?(要是第一不是我俩就尴尬了)


3、

化学竞赛结束了八百年后

(平时周考卷子发下来)

化学:(一把抓过卷子)来我看看你的卷。。。

(实验题共6分,-5分)

我:。。。

化学:。。。

我:你听我解shi。。。

化学:不用说了,你走吧

我:不!不要!我对你的爱日月可鉴!

化学:狗屁!你看看你现在还有个竞赛生的样子吗!你对得起自己一等奖的奖牌吗!我对你很失望!


(月考结束发卷)

化学:呵,这次肯定也。。。

(满分70,得69)

化学:。。。咳,好吧,勉勉强强算你过

我:(长舒一口气)


4、

我:我觉得你和数学可以组一个组合

物理:哦?什么组合?

我:脱发剂组合


5、

某同学:(信誓旦旦)我这辈子只爱物理!!

(物理竞赛课下课)

某同学:(虚脱)啊。。。我觉得我不适合学物理。。。

我:加油!你的发量还能保证你再学10年!


6、

(化学竞赛老师突然讲起了人生哲理)

化竞老师:你们看,这电子和化合价的守恒就像我们的生活,好事与坏事总是相平衡的。。。

我:(悄咪咪对年段第一说)这世上又多了一个脱发的学科

年段第一:狗屁,物理面前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我:嗯,有道理,我要用小本本记下来


-----------分割-------------

我对物理意见好大2333

不我超爱他。(很走心地说)


那位年段第一才是真的年段第一啊!甩我40分的大佬!我超崇拜她!!

科拟小脑洞

物理又背着我出去和化学鬼混(并不
零碎脑洞,逻辑早就被我抛弃了

1.
考前
物:这次期末满分多少来着?
我:好像按100来算的吧。。。
物:那你这次要是考上95我就答应跟你谈恋爱。
我:??!!??!!!!(疯狂复习到失去理智)
考后
班主任:(对全班说)来来来公布成绩了!一个个来排队问!
(以每秒亿米的速度冲向老班)
班主任:你,物理,94。
我:??!!!!!!!!啊!?!!!
物:(摊手)上天也不要我和你谈恋爱啊。

2.
数理化竞速选科现场
班主任:最多选两科啊!!
我:emmmmmmmm。。。。(三科我也带不动啊)
物:(投来炽热的眼光)
化:(投来期待的眼光)
数:(冷漠)
嘿你数学居然嚣张到这种程度了??
我:老班我要选数学!!!
班主任:啊不行你选拔考试没过不能选数学,看看另外两科吧。
我:???
数:哼。(要走)
物&化:真可怜。
我:??!!去你的!


三日(3)

理科天才嘉X文科理科天才瑞

(这个设定怎么越看越睿智)

有较多化学相关,但应该不影响两人谈恋爱故事情节的阅读(什么叫应该)

前文走主页;ooc程度在以平方倍的速度增长,慎看

学霸的恋爱真的很可怕,各种意义上的

祝大家除夕快乐!

6.

    第二天化竞实验时,嘉德罗斯进了教室便直接在格瑞身边的位子坐下,开口第一句就是:“你小子是怎么知道学校没盐酸的?”

    嘉德罗斯事前非常笃定,格瑞就是个带着好学生面具的坏人,他一定也尝试过偷浓盐酸搞化学实验害人。呵,只可惜就算你在老师面前还能勉勉强强瞒过去,在我嘉德罗斯的眼里你早已暴露无遗。嘉德罗斯非常得意地想着,他认为自己的这么一句话丢过去,格瑞一定会大惊失色。

    “找老师要盐酸的时候老师说没有了。”

    哈哈,就知道你。。。???


7.

    嘉德罗斯觉得自己魔怔了。

    对啊,找老师问啊,这么简单的事情,这么符合逻辑的事情。

    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晚自习下课回家时,嘉德罗斯路过正在装修的科学楼。学校硬是把五层的楼削成了四层,地上全是被削下来的碎石石灰。嘉德罗斯闷闷不乐地踢开脚边的小石子,一路摇摇晃晃地走着。他不能明白这两天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书上的知识,他总能过目不忘,可是一个小小的实验箱他却忘了带,两天前老师的通知完全记不住;作为市里最好的学校中的理科第一名,逻辑思维这么缜密,却连一个没盐酸可以找老师都推不出来。

    初冬的夜晚,猎户座远挂在东南方,正好是嘉德罗斯回家的方向。嘉德罗斯感到有些冷,扯了扯自己的围巾。

   这一切都是在知道格瑞这个人后发生的。嘉德罗斯试图给这些奇怪的现象一些合理的解释,或者说,一些发生的共同点。然而他又瞬间用逻辑否认了这些事与格瑞出现的因果关系。不会的,一定不会的。盐酸问题只是巧合,忘记箱子和老师的通知怎么可能与那个拽得二五八万的人有干系?

    他摇摇头,根本想不出个所以然。也许只是自己最近没睡好吧。嘉德罗斯最后随便塞给了自己一个理由,向着东南方走去。

    这个时候我们可爱的小天才大概还不知道,世上有的东西是不能用逻辑推算的。比如总在人困惑时出现的坏天气,比如人忘记一件事的原因,再比如,爱情。


8.

    竞赛培训的日子很枯燥,每天嘉德罗斯都得第一个冲出教室到食堂吃完饭,然后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两不像教室去。化竞的老师到隔壁A大学借了两套实验服,还借了两副实验眼镜和好多好多一次性橡胶手套,看着人模狗样有模有样的。

    “凭你们两个的实力,金牌是没有问题的,到时候把这套装备带上,实验操作娴熟自然一点,监考老师一看你们这架势就知道是经常做实验的有经验的学生,这套服装简直是锦上添花啊!”化学老师大忽悠是这么对他俩说的。

    格瑞自然没有问题,嘉德罗斯本来还嫌这眼镜太丑的,但听说是免费送而且确实看起来比较专业,也就接受了。

    不得不说,格瑞穿着这么一套,还真有点科学家的感觉。倒是他嘉德罗斯,死也不取掉围巾,脸上的星星贴纸和这么正式的实验服同屏,顿时非常违和,让人想笑。

    于是格瑞就笑了,憋不住轻笑了一下那种。

    “你笑什么!”嘉德罗斯非常生气,他没想到第一个嘲讽他这副模样的居然是这位酷哥。

    “没有,我只是觉得。。。。噗”格瑞还没解释完,便别过头去怂着肩,笑出了声。

    “你,你。。。”嘉德罗斯本来还在一本正经生气的,看着格瑞笑得这么自然,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于是一张黑色的星星贴纸成功逗笑了两个都不怎么喜欢笑的人。

    化学老师见到两位招生部的希望笑得这么开心,抓住这个机会问道:“来来来我给你们拍张照怎么样?”边问边按下相机快门。

    于是就在两人变回严肃脸前的一瞬间,化学老师成功抢拍到这非常珍贵的,两人笑容满面的合影。


9.

    这世上很多事情是不能用逻辑推算的。前面举的例子算在里面,这里要再添加一个——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的产生。

    就比如嘉德罗斯和格瑞两人,明明才认识了三周不到,明明一天只见面一小时,明明除了学术问题没有多的交流,却能成为对方的知己。

    对,就这么忽然成了挚友。

    格瑞从小就没什么朋友,唯一一个感情深的发小在初中的时候就随家里人去了远方的城市,不再有什么联系。虽说在女生中,他是白月光般的存在,但因为他孤僻的性格,没什么人愿意靠近他,或者说,成功靠近他。

    唯有嘉德罗斯,唯有嘉德罗斯做到了。

    很早的时候格瑞就知道年级上有个自大的神经病,非常浮躁,喜怒无常,就连那张帅脸也无法拯救他的人际关系。

    完全不同的性格带来了同样的结局。

    于是两个不懂得人情世故的少年都奋不顾身地跳进学习的大坑,又在这大坑的中央相遇。后来格瑞回忆起自己和嘉德罗斯的相遇,想着之所以靠近他的人是嘉德罗斯,大概是因为嘉德罗斯在与他讨论学术时总是有十二分的专注。他总是能一下子想到问题的本质,别看平时脾气这么差,遇到难题时他从不会急躁,只是坐在位子上咬着笔头沉思,想到解决方案后又非常开心地和格瑞开始讨论。

    格瑞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这样的,遇到“对手”的感觉。

    他的同学总是对枯燥的习题厌恶至极,于是也连带着厌恶喜欢做题的格瑞。其实格瑞也不喜欢做题,他只是很无聊而已。

    因此格瑞没有朋友,也没有可以交流的同学,更没有一个成绩天赋与他不相上下的对手。

    直到嘉德罗斯出现。

    格瑞常常想,嘉德罗斯到底与他是什么关系?

    思来想去,大概以上三种都是吧。


tbc.

------------分割-------------

终于写到感情线了(你才写几个字啊)

我就喜欢看学霸谈恋爱.jpg

嘉瑞真的太好了,明明看起来这么不同,灵魂却如此相似。都这么孤独,这么讨厌无聊。遇到比自己强的事物,第一想到的是如何超越它,而不是像普通人那样去抵触。这大概就是天才与凡人真正的差距了吧。

顺便再叨叨两句!嘉德罗斯文科班的朋友是雷德和祖玛,只是说虽然嘉嘉把雷祖当朋友雷祖也把嘉嘉朋友,在别人看来他们三个根本不像朋友关系(更像老大和手下)

最后,实验服穿起来真的好帅啊尤其是被穿在我们化竞那位帅哥身上的时候!(才不是格瑞的原形)

三日(2)

理科天才嘉x文科理科天才瑞

又名《化学竞赛令人脱发的日常》

前文走主页;非常ooc,节奏超级慢,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


顺便说一下,A校其实是有实验楼的,只是处于翻修状态,实在没办法年级才把自习室当实验室用

写得流泪,不禁回忆起当初化竞培训时日日不吃晚饭的痛苦时光

没问题就→


4.

    “你认识我?”嘉德罗斯被这可以说非常直接的自我介绍吓到了。

    “年级第一嘛,大家都知道。”

    靠。嘉德罗斯不知是哪里来的失落感。就格瑞那副神秘兮兮的样儿,还以为会有什么“一百年前我们是势不两立的宿敌”之类的奇妙对话发生,没想到竟然就这么一个平淡的原因。

    没人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这“两不像”的教室里又安静了下来。格瑞已经做完了实验,正在写实验报告。嘉德罗斯看着他这么认真,觉得自己干坐着显得非常睿智,便决定也先做点什么小实验,比如收集不纯的氢气点燃发出爆鸣声啊什么的。

    好吧,那先搭个试管架。正当嘉德罗斯想把试管架拿出来的时候,他却发现了一个无比尴尬的现状:他没带实验箱!

    如果只是放在了本班教室里还好说,但此时嘉德罗斯悲惨地回忆起自己中午嫌箱子太占地方就把它拿回家的事实。

    他绝望地扶额,没实验器材还做个屁啊!小天才活了这么久大概还没有感到这么无语无助过。他看了看天花板,又看了看教室的后门,心想着既然老师没来,这个叫格瑞的也不怎么注意他,干脆今天就先溜掉,动作快点说不定还能再打几场球。

    “你不做实验?”

    大哥你下次能不能不要挑人分神的时候说话啊!嘉德罗斯又被吓了一次,感觉自己作为年级第一的尊严已经在这人面前丢尽了。

    “老师都不来还做什么做?走了走了。”他烦躁地回答,开始收拾被搭成高塔的签字笔。

    “这周不是自主学习把手册上的实验过一遍吗,老师为什么要来。”格瑞看着嘉德罗斯夸张地收拾着桌面,缓缓地开口。

    嘉德罗斯收拾的手在空中停下。他这才想起前天放学时他的化学老师找他说了这事。然而当时他赶着去吃饭,根本没想老师说的什么。

    孙子。嘉德罗斯在心里骂了一句,这倒霉的事一来挡都挡不住。他心烦地叹了口气,瘫坐在座位上。尊严算是没了,还被自己的记忆力抽了两耳光。


5.

    “......我可以借你仪器。”格瑞看着窗边失去梦想的嘉德罗斯,差不多猜到了他忘带箱子的事,想了半天,憋出这么一句话。

    “......”好吧,都坐了这么久了,不如写几张实验报告。要放平时,像这样的施舍嘉德罗斯是从来不屑于接受的。然而今天不同,大概是出于被面前的酷哥吓了两次的缘故,他乖乖下位到格瑞旁边的位置坐下,在格瑞的实验箱里翻来翻去。

    “一会儿物理竞赛的同学还要用这间教室,”格瑞开口,“箱子里的东西就不要用了,来不及收。”

    好嘛,说好是用来上化竞的,这下什么学科都能来了,这教室还真是啥也不像。嘉德罗斯心想。而且刚刚可是你让我用这些的。他心烦地嘁了一声,趴在桌上非常郁闷。

    “......你可以先做这个实验。”嘉德罗斯感觉到有纸张戳在自己脸上,转头发现格瑞正递过来一本书。

    嘉德罗斯支起身子一看,这是前不久省赛培训的时候讲的一个反应,柠檬酸使高锰酸钾褪色。敢情刚刚配的溶液是用来干这个的。

    “不做。这有什么好做的,又不是制氯气。”

    “学校没盐酸了。”

    嘉德罗斯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个实验他是真不想做,反应过后那股难闻的气味可以让他连汉堡都吃不下。但是拒绝吧,人家这么好心,加上自己本来就无事可做,完全不知道该怎么选。

    想了半天他还是答应了,捂着鼻子做完了实验。时间紧迫,格瑞帮他写完了报告。刚收拾好东西,物竞的学生就组着团进来了。

    这大概是嘉德罗斯一生中最窘迫的一个下午了吧。明明初冬的天气是这么冷,嘉德罗斯还是感到非常烦闷。

    他和格瑞眼见着那群物竞的进门,便各自回了班上。文科一班和理科一班在教学楼的不同侧,所以一出教室门他们就分开了,连最简单的再见都没说。

    回到班上,嘉德罗斯才想起自己忘记吃饭了。他看了看时间,吃碗面还是来得及的。于是便摸出饭卡跑到食堂点了一碗杂酱面。

    结果筷子还没开动,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情:

    那个叫格瑞的家伙是怎么知道学校没盐酸的?实验楼在装修根本不让进!


tbc.

----------分割-----------

    关于盐酸的问题。。。对没错就是我们学校,两个月还不进盐酸已经怠惰得不像样了

    因为像盐酸啊硝酸啊这样比较危险的物品老师都不会发只会在辅导实验的时候用一用,所以嘉嘉在发现格瑞知道盐酸缺货的时候反应很正常(毕竟嘉嘉以前翻窗试图偷过盐酸)(对没错我就是在控诉当初抓着我去偷硝酸银的那几个睿智!)

    最后说一下!氢气验纯的时候因为不纯发出的爆鸣声真!的!好!刺!耳!但是绝对不会有爆炸!!(所以你都经历了什么)

三日(1)

 没想到我也有写文的一天。

大概是理科天才嘉x文科理科天才(?)瑞的故事

肉眼可见的ooc

这些故事很多都是真实事件,但是现实太悲惨了所以也有很多改动

1.

    11月初,大概算是到了初冬,各科的竞赛活动已经开始。在众多比赛中,凹凸杯的科学嘉年华活动是近几年影响力比较大,高校比较认可的一场。A校今年是第一次派学生参加这个比赛,之前由于教育制度的改革和校长本人的眼光短浅,A校的竞赛教学断层了好几年,如今匆匆忙忙再次回归赛场,匆匆忙忙新开竞赛课,得奖的希望可想而知,非常渺茫。

    但出乎各位竞赛课老师的预料的是,这一届新高一的学生相当给力,在省级比赛里,甚至有两个奇迹人物——一个叫嘉德罗斯,另一个叫格瑞,一人拿了一个化学学科的一等奖回来。学校高兴得不行,且不说双赢一等奖,光两人高一学生的身份,就足以使学校招生部吹几届了。考虑到接下来的全国决赛会有现场实验的环节,年级专门动用了一间高一教学楼里的自习室,桌子椅子简单排列搞成了个简易实验室,还给这俩人一人发了一个试验箱,化学教练每天下午放学后一个小时倾情为这两位“招生部的希望”辅导实验,可谓是非常疼爱了。


2.

    嘉德罗斯和格瑞便是这样认识的。

    说起来挺奇怪,如果格瑞真的厉害到这个程度,之前嘉德罗斯是不会不知道他的。省赛成绩公布那天晚上嘉德罗斯疑惑而郁闷地盯着A校的成绩榜,盯着那个紧跟在他后面的名字,耿耿于怀了好一阵。

    第二天他跑去问自己文科班的朋友,才知道这个叫格瑞的人居然是文科班的第一名。虽然他们现在还只是高一,但学校为了让学生早些开始习惯分科,在上期开学的时候就已经有意无意地把文科生和理科生大概分成了两个阵营。因此虽然考试还是九科统考,但排名都是按“理科班-文科班-综合”三种来的,像嘉德罗斯这种理科届的怪物,从来不会去看文科班那边的榜单,综合榜自然也是不屑一顾,所以一直不知道格瑞。

    但虽说格瑞是个被钦定的文科生,他的理科成绩却好得能在理科班里当个先锋——至少按目前的综合排名来看,他上次月考比理科班第二名高十分。尤其化学,每次理科竞赛课总是悄咪咪进来听一句话不说,到最后拿了个一等奖回来,可谓是相当的天才了。

    至于为什么理科这么厉害还要读文?啊,那是因为他文科更好啊。


3.

    化竞辅导的第一天,本来从放学到开始辅导之间有半小时去吃饭的,然而嘉德罗斯跑去打球,一打就过了半小时,回头一看时间才想起今天要补课,急急忙忙跑去“两不像教室”——那是他给楼里的自习室取的名字。

    等喘着粗气跑到教室里,嘉德罗斯看见一个银色头发的少年坐在第一排,手边放着实验手册,正在配置溶液。他转头看了从后门进来的嘉德罗斯一眼,又转过去,什么也没说。嘉德罗斯猜这个看起来很拽的人就是格瑞了吧。他想找个位子坐下,但环视了教室一周,除了中间第一排的位置被占领,剩下的几十个位置让他一时也不知道坐哪一个。

    站了半天,嘉德罗斯才在窗边的一个视野不错的位子坐下,离那个银发的少年到远不远,到近不近。上化竞课的老师大概是忘了还有课这事儿,老半天的也没来。嘉德罗斯干坐在那儿,无聊地不知该干什么。他左看右看,眼神停留在斜前方人手中的试管上。那人正专心致志地把水滴加到装有固体的试管中。水刚一碰到试管底,黑色的固体便瞬间溶解,溶液变成了非常美丽的紫色。

    高锰酸钾溶液么。嘉德罗斯想着。但实验手册里并没有一个实验要用到这个溶液。难不成他想拿来制氯气?嘉德罗斯警觉地直起身子,心想,如果这货一会儿拿出浓盐酸,我就从窗户跳出去。

    但是学校两个月前好像就没了盐酸溶液。银发的少年震荡了两下试管,双眼平视溶液,确认已经溶解完毕,就把它放在了实验架上。

    可真闲。

    不过那溶液的颜色,和这闲人眼睛的颜色还真像啊。嘉德罗斯想着。一刻钟过去了,老师还是没来,嘉德罗斯已经完全坐不住了,在座位上动过来动过去,桌椅发出难听的声音。

    “你是理科1班的嘉德罗斯对吧。”

    正翘着腿转笔的嘉德罗斯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啊?......啊,我是。”理科小天才愣是花了3秒才发现斜前方的人正转过来和他对话。

    嘉德罗斯看见这人轻轻笑了一下,又转了回去。

    “我是文科一班的格瑞。”

    “我认识你。”


tbc.